上学一周半

2018.09.01

Orientation

一周半是从上周三开始的,先是系里持续三天的 Orientation,除了新同学破冰和院里自己的讲话外,还来了各种各样新奇的人/组织:

  • Center for Student Diversity and Inclusion 的人说欢迎大家随时路过办公室进去沙发坐一坐聊聊天或打个盹,甚至乐意教你如何给绳子打结。(听起来还蛮轻松有趣的)
  • Title IX 是防范校园性骚扰和性侵的组织,很严肃地讲了有相关遭遇后学校的处理步骤细节。(细节到快要失去听的耐心)
  • Bias Busters Session 持续了两个小时,主旨是说我们每个人都带有认知偏见,并且大多数是无意识的。其中有夹杂两三次的案例讨论,帮助我们识别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偏见和刻板印象,并用一些方法去干预。放了一个视频是说 HP 的摄像头只识别跟踪白人的脸不识别黑人,也是生产者在设计或测试时无意识的 Bias 导致的。(听到这里突然对 Inclusive Design 引起了重视。)
  • Global Communication Center 讲了小组合作的方法和共识,怎么制订小组公约,怎么做会议记录,怎么做项目管理之类。(有点用,毕竟后面的作业几乎都是小组项目)
  • Academic Integrity 的女士匆匆过来讲了什么是学术作弊,如果你写的东西里包含和某人讨论的片段都要给对方 Credit。女士讲了一个例子是 B 找 A 借电脑然后抄了 A 电脑上的作业,这种情况 A 和 B 两个人都要承担处罚,因为 A 没有保护好自己的作业。然后大家都炸了说这不合理啊,最后时间到了没有什么结论,女士匆匆离场。

上课的一周

Design for Manufacturing and Sustainable Design 可能是 mini1 最有意思的一门课了,Professor Steve Leonard 在工业设计行业工作了三十多年,Don Norman 曾是他的老师。Professor 第一节课后让我们给他反馈对他教课的期望,提交后竟一个个认真回复了。贯穿这堂课有一个大项目,通过烤吐司机这个产品来分析如何在制造角度做出好设计,这周的作业是第一步:拆烤吐司机,分析哪些零件是可有可无的,再组装回去。接下来的几周里会对机器进行重新设计,最后每个小组需要给出一个详细方案并发布。于是你就可以在 Studio 里看到一坨坨的人在用螺丝刀拆卸、编号、试图弄懂每个零件的作用,然而事实是很多组的烤吐司机装回去后就没法工作了… 作为一个从未接触过立体世界产品设计的人,觉得这项工作新奇又有趣。

Visual Process 的老师 Sophia 小小的,罗德岛设计学院毕业,是个艺术家,才刚来 CMU 教书。每次上课都淹没在人群中,仿佛一堂没有老师的自由讨论会。这周的作业是挑选一件物品画 100 张画,瞄到一个同学把瑞士军刀的各种刀刃进行排列组合画了一整页纸。

Industrial Design Fundamental 没有被安排到 Professor Tim Cunningham 的课有点遗憾。第一节课做了 Marshmallow Challenge,用意面搭一个最高的架子架起一颗棉花糖;第二节课画了如何烤吐司(为何又是吐司!)的流程故事板,老师说 3D 对于讲故事来说不太必要,2D 就好。一个新视角。

Innovation & Entrepreneurship 和硅谷校区远程视频上课,其实觉得内容有点空泛,但大家发言还很积极的样子。周三来了阿联酋航空公司的一位女士讲这学期的大作业,我们签了保密协议之类的东西。选这个课的理由,可能就是可以轻松一点,在其他课业的重压下透口气了吧。

Business Fundamental 是必修,很有用也很难。老师似乎也并没有期望我们能在课上就听懂,于是上传了视频课程。迄今为止讲了通货膨胀、中央银行、债券市场,以及刚开始的 Financial 和 Accounting。在布置的阅读作业里读到如何看懂资产负债表,好像看到了新大陆。后续会开始以小组为单位进行 6 周的线上模拟开公司「游戏」,通过各种财务分析市场分析运营一家公司,打败其他竞争对手,获得利润。听起来很好玩,但大家几乎都一头雾水,可能是因为还没有人真的读完过那 100 多页的「玩家手册」。

大概就是这样了。每天辗转着在「家 - 教室 - Studio 或图书馆」之间往来,偶尔去 University Center 一楼吃一碗接近中餐的菜饭混杂不怎么便宜的食物,有一次在学校便利店买到了声称是樱桃味实际是地道枇杷糖浆味儿的酸奶,某个晚上等校车的时候去参观了街对面新建的 Tepper Quad 觉得真是气派豪华并感叹为什么我们不在里面上课,只好安慰自己「不是还可以去里头自习健身吃饭么」!